英文 法德意文 亚非拉语 更新资料 全部资料  
  艺人/乐队 首字母导航 >>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Other


相关资料:
 

 

 

Incunabula
【艺人/名称】 Autechre
【介质+碟片】
1cd 已拆8成新
【品质类型】
原 盘
【所属类别】
英文 | 电子类→电子
【唱片公司】
◎ 简短评论
      01 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琥珀》(Amber) 
  我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初次听到The Orb乐队的“Little Fluffy Clouds”了。虽然我已经无法确切回忆起这首曲子,但我还存有对这乎曲子的片段式体验。在我短期工作过的一家大学里,有位DJ只要他上节目,就一定会播放The Orb的这首曲子。每次他做完节目,我都会逮到他,问他刚才播放的是什么曲子。他也总是很耐心,甚至是热情地和我分享乐队的名字和曲名。但我总是把这首曲子的信息给忘了,记住的是深沉的低音、空旷感、莹亮跳跃的合成器主线和梦幻般疏离的歌声。奇怪的是,我每想起这首歌,凉爽、适闲、空旷的感觉就不断涌上来。这就好象我的身体仍有对它的感和知,而意识里却不再有它的细枝末节了。尽管,如今听起来它有些陈旧,反应了愚钝的1991年夏天,但“Little Fluffy Clouds”仍不断唤起我同样的情感和知觉。

02 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Basscad Etmxs》(1994) 

  我确信之所以我无法确切记清“Little Fluffy Clouds”,是因为电子音乐(electronica)的本质使然。由Aphex Twin、Autechre、Bochum Welt、Boards of Canada、Dr.Rockit、等一大批音乐家为代表的电子音乐实际上是种恍惚、无序,令人深陷其中的合成音乐。很难描绘确切,部分原因是它始终处于相对新的状态下。这就是我喜欢的音乐。

         你经验过吗?

  无序的音乐使我与惯常感知相离,转而取得我和环绕我周旁的现象之间关系的体验。由于本质上讲电子音乐是 
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Tri Repetae》(1996) 
脱胎于Disco、House、Techno等舞曲音乐的,所以它借由催眠恍惚的方式使意识拔离身体。舞曲音乐的功能就是让意识放不它的焦虑,使身体运动。

   电子音乐就是要把意识推上旅途,让身体留在休息区里。 它和别的多数音乐的相同点就是运动的观念(这点在Sun Ra的“Space is the Place”、“kraftwerk”的“Autobahn”和“Golden Erarring”的“Radar Love”中得以充分体现)。对于电子音乐,它没有明晰地指出听者和作者被推向运动的地点。和基于叙述的摇滚乐及其他形式的流行音乐相比,它更具实验性。西蒙·雷诺兹认为:“摇滚是与经验相联系的,而电子音乐则建立一种经验。”纯器乐音乐,比如电子音乐是在听者身上发生的事件而不是去叙述故事。它不传达信息也不叙述,它是无意义的,它的意韵就是重复,它是一种结构和事件。 

   
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Tri Repetae》(1996) 
      建构自然 

  电子音乐营造一个彻底的合成听觉环境,这是造成它游离的表象的部分原因。它可以在录音环境中,通过音序编程,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地建构起来,并通过复制达到极 致。程序员(曲作者)决定每年声音的性状,甚至可以具体到声音的每个因素,包括时值、音色、音品等。在作曲中,每个声音事件都能考虑到。其结果就是,最人工化、最非自然、最有策划的音乐。它塑造出了异化的和被雕塑的环境。但,这种音乐也充满矛盾,在结构上,它是机械化般精确的,但其表达却又是极度个性化的。

        从素材到差异


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Tri Repetae》(1996) 

  在电子音乐中,采样的运用是极具代表性的。在某种以采样为基础的音乐形成中,如hip-hop,一段被采的音乐原型经常被认作是一种素材,从固定的指向转化固定的声音事件。因此,Public Enemy乐队为例,它用了一段 Jimni Hendrix的吉他片段,你能肯定这只是为Public Enemy服务的信息而已。在电子音乐中,采样仍常被认作是指向的,但它可以从任何素材中来。采样——声音、噪音、乐句或别的什么——从它原来的环境中被剥离了下来,整合到一个新的音乐环境中。有时它的原初模样还可辩识,但经常是面目全非的。因此某个采样,重复的节奏编程、太空人声或是音效带给听者的都是一种素材而非确定的指向,没有可靠的逻辑关系。Hip-hop艺术家Wu-tang Clan就运用亚洲电影采样来营造不谐和的效果,以人为的符码系列在他们的现代生活方式和古代勇士之间建立联系。在电子音乐中,采样用 《单轨道,信号区:50-116mm》(1997) 
来放弃和听者的联系,并使他们因感。以Autechre的曲子“Under BOAC”为例,蜻蜒点水般的噪声间、浑浊的低音、不稳定的旋律的混合体中,加入了扭曲、机构的人声吟唱着“But is it washable?”是令人不安的。它和全曲的余下部分毫无干系,好象是向往着某种意义和存在的目的。起码,我在听的时候,尚有意要寻找 到联系,但又无路可觅。这是整首曲子中,是唯一有人的气味的元素,有被听者解读的可能,但实际上它不隶属于 任何意义。其结果就是使听的过程全然异化了。它将我设置到了别处——一种乏味的音乐。它不需要我来为它填充空白,也根本无法填充。然而,我却乐此不疲。这就是我的理解,它不指向我,并时常以异化的方式提醒我这点。

  Boards of Canada乐队比Autechre更旋律化、更具人性,但本质上也是珠途同归的。他们和Autechre一样热衷 Autehre乐队的唱片《摇篮期》(Incunabula) 
于金属质感、粗糙的打击乐、坚硬的音质和层密的织体。Boards of Canada的音乐充满了少儿节目采样,念着Orange,“I Love you”的人声,自我催眠般的倒计时和 小孩嬉笑的声音,这些东西在其他节奏和声响的混合物中,忽隐忽现。听上去像是对儿童时代的追忆,但能代表儿童时代的真实的场景和记忆却都缺席了。和Autechre的“But is it washable?”一样,想要指示固定的来源,但又无能为力。整个感觉就像拿反了万花筒。 

  更叫人摸不着头脑的是Underwood之类全赖采样的艺术家。他们将波士顿流行曲,日本尺八音乐、中国京剧,任何与音乐无关的声音,如家庭噪音、收音机节目等都混进了他们的音乐里,彻底隔绝了听者的时间意识。这些声音只和曲作中的别的采样发生联系,听者被包围在纷繁复杂的无意指素材中。
◎ 曲目简介
1. Kalpol Introl
2. Bike
3. Autriche
4. Bronchus 2
5. Basscadet
6. Eggshell
7. Doctrine
8. Maetl
9. Windwind
10. Lowride
11. 444
◎ 相关资料地址
◎ 网友评论(对该产品自由客观的评论是你的权利,也是你对其他购买者的最好帮助)
『 发表评论 』 『 查看更多评论 』
引擎
© 创立于2004-2008 找CD.COM 欧美CD资料库    备案证件号: 粤ICP备05012302号 备案证书
Address:UNIT A-11,7/F HONG KONG INDUSTRIAL CENTRE 489-491 CASTLE PEAK ROAD Hong Kong
Tel:00852-95659179